你是梦中虚妄,你是无上理想。

跳坑狂魔

priest/撒野/全职/魔道/天官

© 杳尘 | Powered by LOFTER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过分快乐
新番外真实的平淡不单调
很有味道吖吖吖
最后简直是格格不入里江予夺式的和解
太棒辽

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

需要评论+1
就算是黄色废料制造者也想进步的好吗www

免庖丁:

1. 平时不留言、不点赞、不推荐,只有催更时出现;
2. 催更时只写“催更”、“什么时候更”、“多久更新”,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;
3.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,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,出现从未留言、点赞、评论过的ID:“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”,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,薛定谔的读者;
4. 石墨挂了,蹭蹭出来一堆留言:“挂了” “求补档”,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。


以上允许转载。

转载自:免庖丁
 

六爻第二本上下求索
更到程潜死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超过分哼唧
万众期待默读三.jpg
救救孩子封面和排版都舒服爆炸
随时想要抚摸抚摸再抚摸!
不产六爻粮大概是因为如椿太刀了叭

【撒野】白日

5k肉的疯狂飞车
注意避雷此篇飞丞!(有一段丞飞,就一段!)
搞丞哥使我快乐!
题目的意思就是白日**没错!
ooc警告

“兔飞飞,早饭吃什么?”

阳光漫漫地洒满了房间,顾飞也终于从黑甜乡中醒来,眼前丞哥总是带点挑衅意味的眉眼也漫上灿烂的金边,柔和了许多。

“随便……唔……再躺会……”

 

蒋丞皱眉看了他一眼。顾飞出差了一个月,周游了两个大洲采风,一路上也没怎么享受,苦行僧似的。蒋丞看他这样,昨晚回来后也忍了他没怎么洗漱就倒在床上的行为。

“起床了兔飞飞!”
“我不不不不……”
“不个屁。二淼都走了一个小时了。”
“去滑滑板了?这么早?”
顾飞眯缝着眼,嘟嘟囔囔地问了句。
“拳击啊,到底你...

【舟渡】圣歌

短小੭ ᐕ)੭*⁾⁾
一个神父×吸血鬼paro!

1.
“那个小子……就是那个新丧母刚来我们这儿做了弥撒的小孩,怎么样?”
“什么怎么样?你说费渡吗?”
“嗯……”
“挺好啊,现在倒经常来我们教堂,你不知道吗?”
“?”
“啊就我住那屋,他没事也不愿意待在家里吧。”
“……嘿我看那小子心术不正,陶陶你可注意着。”

“没事。不就是吸血鬼血脉嘛,说不定能成为猎人呢?”

2.
你……还好吗?
骆闻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费渡……游刃有余中慌乱难以掩饰,几乎成了他最不屑的油滑调儿。
“……”
“呦这不是骆神父吗?怎么,好奇了?想尝尝吸血鬼的味儿了?”
“……你别蹬鼻子上脸,这里是教堂。”
费渡丝毫不惧地溜达到了讲经台...

emmmm想到一个问题,耽美圈的
受方基本上都比攻方早身寸叭
然后攻方身寸的时候受方大部分也会叭
那受方岂不是
更容易肾虚?
(¬_¬)
੭ ᐕ)੭*⁾⁾

【杀破狼】将嫁

据说是个情趣玩具play(4k+肉)
标题这个这个
一指将婚嫁
二指将军嫁
皮这一下有点开心~
前一千字写了两个月的考试季结束复健系列
可能真的是咬的狂热爱好者了
【摊手】

这天太始帝收到了一件贡品。

他盯着顾昀刚刚拆开的锦盒愣住了。

继位以来,周边小国都曾进贡以贺新朝,一般他也不看这些劳什子,光是公务就已缠身。可顾昀见他终日愁眉不展,也想不出什么法子,除了自个儿献身一番又一番,也就只能像哄小儿似得找出库房里这些没开封的贡品,差人搬到偏殿亲自来拆,想寻出些个有趣的来稍稍活络他这早失童真的义子的小心肝。

“……长庚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顾昀正尴尬地打量着手里的一柄玉棒,却不想长庚从回廊溜过来看他,眼见...

考古新发现🤔
梗源p3
我有毒我道歉【鞠躬】

炒鸡短小的repo
真的棒
密密实实的一本
封面啊内封面啊
都符合预期的
然后行间距很宽啊
阅读友好型了
然鹅我我我还是不舍得看
该十几刷的时候还是晋江吧

p3初见真香预警

男色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毛病吧

总得有人置身洪流
革命尚未成功
我愿忍辱负重

【舟渡】飞鸟

家庭伦理小故事【不是
骆诚真的萌炸我了【老男人控了大概

“怎么样?准备好了吗?”
“嗯,师兄走吧。”

老公房的楼道里,就算外面是晴空高照的早上,光线也还是晦暗不明,隐隐弥散着霉味和百家饭氤出的油烟气。

可此时费渡却根本顾不了这些。

骆闻舟看着他的眼睛,一只手稳稳地牵着他的手,却叹了口气,“你别不是紧张了吧?”

“怎么会?这不是好不容易要见个异性美人了嘛?怎么也得端好霸道总裁的皮相,你说呢师兄?”

“美人个头……老骆待会不打死你。……别贫了,你知道没问题的。”

确实,费渡知道骆家老两口已然的认可。可这不代表他能放轻松,用惯常的姿态从容面对……面对即将成为家人的两位长辈。

他能模仿别人...